黄浦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项朗陀螺战争不应有输赢

发布时间:2019-10-13 05:50:26 编辑:笔名

  项朗:“陀螺战争”不应有输赢

  前不久,武汉一小区为6栋业主易爹爹今年82岁,老伴何婆婆80岁,两年前做了心脏搭桥手术,医生嘱咐需静养。每次鞭陀声响起,何婆婆心脏便受不了,家里备了氧气瓶,随时准备输氧。看着老伴难受的样子,易爹爹心如刀割,他和一帮爹爹婆婆找到军休所负责人,边流泪边诉苦,甚至下跪请求军休所出面,终止这场“陀螺战争”。(10月28日荆楚) 你在广场上钻了近2000个孔让陀螺转不起来,我就趁夜注入水泥让广场地面依旧如新;你将广场的照明灯电线剪断一片漆黑,我就报警接通电源恢复光明……你来我往,水来土掩,一场因为打陀螺而在陀螺爱好者和广场业主之间发生的“战争”已愈演愈烈,大有蔓延之势。 笔者同情业主,那犹如放鞭炮的陀螺抽打声,确认让人有点难以接受。乍一听保准吓一跳。更何况小区里面人员集中,那些复习功课的学生、调养身体的老人等等,他们更需要一个宁静的夜晚。依据今年3月1日起执行的《武汉市城市综合管理条例》,在街道广场娱乐集会噪音,居民可拨打110反映,由公安部门介入调解;而在公园晨练、文娱演出造成扰民的,则可找园林局投诉。这些都明文规定居民在享有安静、抵制“噪音污染”方面的权利。 笔者也同情陀螺爱好者。陀螺是一项深受大众喜爱的传统运动,强身健体、绿色环保、老少皆宜。在七彩云南里,景洪市景讷乡就被誉为“陀螺之乡”。随着玩陀螺的群众基础越来越广,国家已经把打陀螺列入体育比赛项目,并出台了陀螺比赛规则。越来越多的那些平时爱打麻将、爱玩牌赌博的人,都在打陀螺人群的影响下也纷纷改变了玩法,积极参加到打陀螺活动中来。但是在都市,却很难有着一处可以让人放心打陀螺的乐土。场地的缺乏让陀螺爱好者不得不瞄上了小区,而在遭到多次驱逐之后产生的郁闷情绪,也为“陀螺战争”的爆发埋下导火索。 其实,这场“陀螺战争”不仅反映了陀螺爱好者与小区业主之间各自利益诉求的冲突,更深层次的暴漏了城市建设者和管理者在处理新情况时的“短板”。据了解,双方的冲突已持续半年,而采取的措施确只是以简单协调为主,有一定效果但是不明显。平息这场“陀螺战争”不能仅仅只靠协调,如何处理好更多的陀螺爱好者与小区业主之间的关系,需要各个方面的努力。 作为陀螺爱好者,要有统一的组织管理,不能任由“散人”随心所欲。像武汉市风筝协会鞭陀专项委员这样的鞭陀爱好者民间组织不应该只是,而是需要更多。科学规范化的管理才能让这项运动走的更远;作为小区业主,可以借鉴全国社区——百步亭社区的经验,制定《小区居民环境噪音控制公约》,而不是以断电源、打地洞、甚至书写“谁打陀螺,全家×××”这样的诅咒文字来维护自身权益,以暴制暴只能让矛盾更加升级;至于社区所在的城市建设者和管理者,能不能提供新的陀螺活动场地,能不能制定切实可行的监管制度和管理措施,协调好两者关系,维护两者各自的合法利益,将是对建设者和管理者工作能力的一次重要考验。 “陀螺战争”的双方都是群众,“陀螺战争”的核心也是各自合法的利益诉求,这场战争本不应该出现,更不应该有输赢。更多的宽容体谅、更严格的制度监督,更科学的实地管理也许就能完美的结束这场“陀螺战争”。 项朗

  :杨虹磊)

新生儿
网球
经典语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