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浦信息港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落在心里的朋友

发布时间:2020-05-22 09:30:00 编辑:笔名
落在心里的朋友,关于朋友想把户口落我家的介绍

某天,你无端想起一个人,她曾让你对明天有所期许,但她却完全没有出现在你的明天里。

阿默和阿棠就是这样的关系。

阿默和阿棠是两小无猜的好朋友,还没上学的时候两人就认识了,两人经常过家家的游戏,纸牌,一起睡觉。后来还一起上学前班、小学、中学、高中、甚至大学都是在同一个学校,只是学不同的专业罢了。

上小学的时候,阿默和阿棠是同桌。阿默性格内向,学习一般,常常活在自己的小世界里。阿棠就不一样了,学习特别好,性格也开朗,人缘好,常常是家长嘴里的别人家的孩子,就是乖孩子的榜样。但是阿默和阿棠两人的关系特别好,阿默不懂的都会问阿棠,阿棠也会辅导阿默,下了课俩人还会一起去上厕所,石子游戏,放学一起回家,回家之后有时候还会去对方的家里看书、种花、聊心事。

上中学的时候,阿棠常常等在拖拖拉拉的阿默家门口,俩人一起骑半小时的自行车到镇上的寄宿学校读书。阿棠常常会因为阿默的拖延症生气,也会因为阿默的心直口快而误伤。阿默呢,确实心直口快了些,是一个比较天真的人,经常说阿棠什么都好,长的漂亮,学习又好,还招男生喜欢,就是太敏感太小气了点。俩人常因为各自的个性而拌嘴,时而很好时而不理对方,但总是好的时候多,因为成绩悬殊,被分在不同的班级,阿默有什么心事和问题都会以写纸条的方式和阿棠诉说,阿棠也会以纸条的方式安慰或劝导阿默,还会介绍彼此的朋友相识,让彼此的圈子更大。

记得有一次,有人在背后说阿默的坏话,说阿默常年累月的流鼻涕,看着就脏死了,真不讲卫生。阿棠听见了,二话不说就拦住那个说阿默的人,置地有声的说道:“阿默才不是你说的那样,她从小就很讲卫生,她是有鼻炎才会那样流鼻涕的,希望你的言论到此为止。”这些都是后来阿默听俩人之间的朋友说的,阿默听到这样的话,感觉心里暖暖的,特开心。

上高中的时候,阿默和阿棠是在县里读的,也是同校不同班。县里离家还挺远的,那时阿默家里困难,没有交通工具,班车也不通老家,所以阿默上高中还是一件挺困难的事,好在阿棠的爸爸有摩托车。高中回家没有初中那样频繁,只在过节假日时才会回家。但即使这样,高中三年都还是阿棠的爸爸载着阿棠和阿默一起回家一起上学的。很多时候,放长假暑假寒假,两个人的行李都会很多,每次都把我们俩挤的馅饼似的,全程不得动弹,每次到达目的地,和双腿都是麻的,酸的,那经历那感觉到现在都还记得呢。本来阿棠是不用受这份罪的,但是因为阿默的原因,她还是忍下来了,而且从来没有怨言,这一点一直令阿默十分感动,把阿棠的好深深的放在了心里。

阿默那时还偷偷的暗恋着一个男生,那个男生高二的时候刚好和阿棠是在同一个理科班,阿默每次都匆匆忙忙的来回经过阿棠的班级,只为了多看几眼那男生,又怕男生发现所以都不敢逗留太久,真的是又怕又爱的样子,每次都惹得阿棠发笑,阿棠还开玩笑的对阿默说道:“阿默,你就放心吧,你只管好好学习,你喜欢的男生我替你看了。”那时阿默还不理解阿棠的意思,还嫃怪她,自己喜欢的人,她替自己看是什么意思,难不成她也喜欢那个男生不成?不过那时候的阿默对喜欢的人这事也是敏感的,阿棠也不在意,所以关系一直都很好,周末没事还会一起去网吧,听歌、登qq、看自己喜欢的人的网页。

这种关系一直维系到大一,大一之后两人的距离就变的越来越远了。

隐隐约约记得当初的情形,那是一个周末,阿棠和阿默约好一起去市区书店买书。俩人心情都很好,有说有笑的,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带着自己的可爱包包去坐公交,来到市区还逛了一遍服装店,俩人比比试试的货比三家,因为太贵,都没买成,但玩的开心,最后买了点小吃犒劳自己奔波的累。

大概年轻都这样,本是奔着买书来的,最后还是玩累了才想起重要的事来。

俩人迷迷糊糊找到书店,阿棠边找书跟阿默聊着天,阿默也是在翻看着书在回应阿棠,俩人还是很和谐的。这时阿默的手机来了,是书法协会的学长来的qq,也是简单的问候,阿默出于礼貌就打字回话了,这边阿棠还在跟阿默聊着天,阿默在跟学长聊着天,便有一搭没一搭的应着阿棠,有时阿棠说的什么阿默也是因为和学长聊天没有听见或听清的。阿棠看着阿默,觉得自己最好的朋友,说好是陪着自己一起来买书的,这边却玩着手机,说话也是爱搭不理的状态,感觉好冷漠。便对阿默说道:“阿默,你是来陪我买书的,还是陪别人聊天的。”阿默觉得委屈,回道:“阿棠,我没有,这是我刚参加的书法协会,他是我们的学长,他只是跟我聊一些基本的问题,我总要回吧。”阿棠说:“好啊,别人更重要,你们聊吧,反正每次你都不在乎我的感受。”阿默说:“我没有啊,为什么你每次都这么敏感,我一直都把你当做最好的朋友啊。”阿棠也觉得委屈,便应到:“是是是,我敏感,我小气行了吧。”便一个人扬长而去,留下阿默呆呆的摸不着头脑,觉得又委屈又懊悔。自己刚刚是不是说错话了,她为什么会这么生气?便立刻给阿棠发道歉,可等来的是阿棠的气话,她回道:“是我的错,你没错,我不是一直都是这样的人吗?”阿默再发道:“不是的,是我太冲动,说话太伤人,忽视你的感受了,对不起,阿棠。”阿棠却决绝的再也没有回应阿默了。阿默回想起和阿棠十几年来的感情,总是吵吵闹闹、分分合合的,俩人照旧是对方最好的朋友,这份友情反而越吵越坚固了,这次应该也会没事的吧。

可是后面的剧情好像并不如阿默所想的那样发展,阿棠好像真的有意在远离阿默,俩人的关系变得渐行渐远了。阿默还是一有空就会去找阿棠,可是阿棠每次都是要么避而不见,要么找借口有事。每次都是面无表情的应付着,好像面前的阿默是陌生人的样子。就连在路上碰见了也只是浅浅的表情,阿默问了会应一声,阿默要是没说话,阿棠就跟陌生人一般冷冷淡淡的路过。阿默再也感觉不到好朋友的那种亲蜜和热情了,瞬间有种被抛弃的感觉。也曾置问过阿棠“难道十几年的友情就因为这么一件小事而消失吗?就因为那天我和别人聊天的事就再也不和我往来吗?”阿棠依然不再回应阿默,阿默明白,她们的友谊再也回不去了。阿默一直不清楚阿棠的想法,一直以为就是因为那么件小事,阿棠才会离开阿默的。

后来再回到老家,阿默再见到阿棠时,阿棠还是那么不咸不淡的,聊不到几句就终结了。阿默觉得,面前的阿棠已经不再是从前自己熟悉的那个人了,这种淡漠的感觉连普通朋友都不如了。或许时间让大家都变得不一样了,但是在阿默的心里阿棠永远是她最好的朋友,就算分隔四年六年,心里还是忘不了有这么一个朋友,即使现在结婚了,也常常会不自觉的梦到阿棠,梦里的阿棠还像当年一样好,一样热情,俩人还是一起做着各种各样的事。每次阿默梦到阿棠都特别开心,感觉是特别美好的美梦。

阿默觉得和阿棠那段记忆是儿时最美好的时光,虽然现实俩人都各奔东西了,但阿棠已经永远的住进了阿默的心里,再也除不去忘不掉了。在阿默的心里,阿棠永远是自己最好的朋友。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阿默

阿默,男,古摄影婚纱摄影师,著名时尚摄影师,他的一些列作品出现在各大论坛首页,在中国摄影界,阿默Amo可以说是最优秀摄影师之一,同时,他也是古摄影婚纱西藏店和爱满屋婚纱摄影的御用摄影师。

小孩脾胃虚弱吃什么好
小孩口舌生疮
怀化牛皮癣医院
克拉玛依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茂名白癜风
防城港治疗白癫风医院
通化治疗白斑的医院
泉州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