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浦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台湾模仿美军搞台版红旗演习

发布时间:2018-12-13 19:14:02 编辑:笔名

台湾模仿美军搞台版红旗演习

台湾空军F-16B轻型战机编队升空

11月21日9时30分,台湾空军2007年度“战术训练总验收”在花莲佳山基地拉开帷幕。当天的佳山基地戒备森严,包括幻影-2000、F- 16、“经国号”和F-5E在内的24架战机在跑道上一字排开,与列队整齐的数百名地勤服务、指挥控制人员一起,接受乘坐在吉普车上的台“国防部长”李天羽、“参谋总长”霍守业、空军司令彭胜竹等人的检阅。

演习来自“炸射”比赛

本次演习的名称很特别,叫“战术训练总验收”,不少军事爱好者对这个名称也感到陌生,因为它在过去的几十年间曾经几度沉浮,名称改来改去。

上世纪50年代,逃到台湾的蒋介石政权意识到空军将是“反攻大陆”的先头部队,进而制定了一系列演训措施,尤其是每年对战机的轰炸射击技术进行考核竞赛,这种“炸射比赛”延续了近40年的时间。

但随着台当局斥巨资引进新一代战机,台空军进入换装磨合期,加上台军各兵种间的内斗,“炸射比赛”于1994年被叫停。2002年李天羽被陈水扁提拔为台空军司令后,为进一步提高空军在台军中的地位,大力策划和推动台空军的兵种年度操演。2004年,这种演习正式恢复,并更名为年度“战术训练总验收”。

虽然名称有所不同,但是“战术训练总验收”堪称台湾版的“红旗演习”。“红旗演习”是美国空军在接受越南战争的残酷检验后的产物,旨在通过大规模的空军对抗演练,让空军人员经历所能想象到的为严酷的环境,为赴海外执行远征作战任务作准备,同时通过近实战演练,了解存在的问题并加以改进。

按照台空军的规划,“战术训练总验收”是台军“年度部队训练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其主要目的是检验各飞行部队的综合训练成效,并通过与假想敌的对抗,全面提升部队的战斗力。

11月21日,现任“国防部长”李天羽在主持“战术训练总验收”开幕典礼时表示,希望参加人员在保证飞行安全的前提下,在裁判单位“公平、公正、公开”的从严考核下争取良好成绩,终达到“为战而训、战训合一”的目标。

假想敌部队用英语交流

“战术训练总验收”被台空军定位为“年度”,参加对抗竞赛的部队都是台军各飞行联队的精英,并且通过传统的抽签方式终确定入围人选。其中,作为对抗竞赛的重要组成部分,“假想敌”格外引人注目,入选“假想敌”的部队也被视为“精英中的精英”。

此次担任“假想敌”的是驻扎在花莲基地的台空军401联队的第17作战队,主要在演练中担任模拟苏-27战机的角色。台空军曾就假想敌机种换装方案几度争执不下,才终于选定F-16。

第17作战队历史很久,早年曾与美国“飞虎队”并肩作战,又被称为“雷神中队”。成员多为在美国卢克基地接受专项训练的飞行员,其中很多人甚至在美受训期间获得了多项战术测试,所佩戴的肩章也与其他空军部队不同。

该队的F-16机群主要采用与美军同步的战术战法,与参赛的其他战机进行高空拦截、中低空战术演练、缠斗等对抗,演练动作“与实战无异”。第 17作战队在演练过程中都用英语沟通,除了凸显美式训练风格外,按照台空军内部人士的说法,“希望全方位打下未来与美军联合作战的基础”。

演练内容转向主动攻击

“战术训练总验收”主要分为“地面实战”、“空中战技”两部分,以结合实战场景的制空、制海任务为主,同时结合假想敌的空战战术战法,进行空对地及夜间防空拦截等科目的对抗。

台军方宣称,“战术训练总验收”的标准仿照美军及北约各国的类似演练,按照“从严、从难、求实、求精”的原则,“通过真正的对抗演练强化战备”。

2004年首次演习时,台空军就迫不及待地将刚刚换装完成的美购E-2K空中预警机加入测评行列,与参演战机一同演练协同空战;2005年,由台中科院自行研发的TAS战术分析系统首次在参赛战机上亮相,该系统可以将参演战机的空战动作及编队战术即时显示在地面控制中心的电脑屏幕上,从而有效避免了演习过程中发生的弄虚作假现象。

2006年演练期间,台军的F-16战机又在夜战训练时,首次挂载AIM-120“阿姆拉姆”先进中程空对空导弹,以验证AIM-120在夜间作战的实战性能。

今年的演练为期8天,在已经过半的日程安排中,由F-16战机携带AGM-88“哈姆”反辐射导弹进行雷达压制攻击成为重要内容,台军机在与假想敌部队“苦斗”之后,通过电脑仿真环境进行对地雷达攻击。

回看4年来的“战术训练总验收”,台空军的演练重点已经由2004年的与预警机协同争夺制空权,发展到2006年的夜间远程空战,今年更是直指对敌方地面雷达目标的主动攻击,反映出台空军作战已由强调“己方制空”,向着更加重视“防对方制空”转变,其所向所指令人警惕和关注。

回收电子料
QQ农场开发
正宗新会柑普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