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韩永文解读经济运行与外贸顺差我的钢铁

2018-10-26 13:57:00

韩永文解读经济运行与外贸顺差我的钢铁

●全球每四台笔记本电脑中就有一台是苏州生产的,但每一个笔记本平均利润只够买六个苹果。我们的加工业看起来很热闹, 但真正给国家留下的财富不多 ●我们大量吸引的外资主要做的是两头在外的加工产业,这种加工贸易的过度发展,挤兑了我们一般贸易的发展 ●投资增长要有一个合理的度,经济增长过度依赖投资拉动,说明经济增长方式没有得到根本改变,科学发展观没有得到很好的落实 ●投资增长过快与银行投放过多有关。银行必须把存款投放出去,才能获得收益。反过来,过多信贷投入又为固定资产投资的增长提供了支持。而银行存款之所以这么多,又与外贸出口、外贸顺差关系很大 ●用提高工资标准的政策,避免人民币过快上涨,不仅有利于保持国内经济的持续稳定发展,而且还可以使外贸出口降下来后,延长国内的某些产业链条 近日,由市委组织部、市发改委、市委党史研究室联合举办的"创新、超越、发展--领导干部每月一讲"第四十二讲邀请了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秘书长、发言人韩永文博士来青作"当前宏观经济形势与发展趋势"的报告。本报节选了韩永文宏观经济报告的部分内容,以飨读者。 去年,中国经济发展速度达到了10.7%。这是近年来,经济发展速度快的一年。虽然从宏观调控的角度来说,有些偏快,但在经济运行比较平稳的情况下,这个速度还是可以为社会所接受的。然而,仅有经济增长速度比较快是不够的,关键还要看经济效率怎么样。当前,经济运行的突出矛盾和问题主要体现在"三过",即投资增长过快、信贷投放过多、贸易顺差过大。 加工贸易的顺差额在不断扩大 到去年年底,我国的外贸顺差达到1774.6亿美元,比上一年增加了755亿美元。外贸顺差过大的问题,是去年宏观调控没有见效的问题。外贸顺差一直是在呈发射性增长。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 一,从外贸出口内在结构来说,加工贸易的顺差额在不断扩大。去年加工贸易的外资顺差达到1889亿美元。如果加工贸易的顺差减少了,我国整体顺差就减少了。如果扣除加工贸易的顺差,我国整体贸易还是逆差。这里反映出来的问题就是加工贸易发展速度太快,也说明多年来我国在吸引外商投资的政策取向上有问题。上世纪九十年代前,当时中国的经济基础、技术条件和资金短缺,决定了我们的招商引资政策主要是引进国外资金解决国内资金短缺的问题,引进所谓的先进加工技术促进我们企业发展,利用国外市场解决国内生产能力过剩的问题。这种引资政策,在当时的情况下是没有问题的,但现在的情况已经发生了变化。我国加工业主要是以消费品为主的产业,比如纺织、轻工、家电等。全球每四台笔记本电脑中就有一台是苏州生产的,但每一个笔记本平均利润只够买六个苹果。这就是长期片面的招商引资政策导致的一个必然结果。我们的加工业看起来很热闹,资金很大,产值也很大,但真正给国家留下的财富不多。我们大量吸引的外资主要做的是两头在外的加工产业,这种加工贸易的过度发展,挤兑了我们一般贸易的发展。外贸出口结构上的不合理,导致了外贸顺差结构上的不合理。 二,外贸顺差过大,到底给我们解决了什么问题?加工贸易本身并没有真正为国家创造多少财富。加工贸易基本上是没有关税的,只有极个别的来料加工,收一点增值税,而且这个税很低,只有3%左右。前年美国有杂志说,中国的贸易政策,使中国人得到了好看的数据,但使美国人得到真正的实惠。这是因为,一是中国劳动力便宜,我们的产品是有竞争力的。有人算过,2000-2005年,中国的出口为美国人节省了800亿美元。中国低价格的产品使美国人的生活水平得到提升,使他们的生活成本降低。二是它所创造的利润很低,这个利润到底有多少,没有人能说得清,多数是外资企业,都变相地转移到国外去了。三是这种加工贸易给我国创造的产业链条非常短。以生产汽车为例,如果生产汽车的整个链条都是我们自己的,比如钢铁、发动机、塑料产品、玻璃、轮胎等一系列产品都是中国自己的制造,就能创造出许多新的产业环节,它事实上就是在创造新的GDP,有利于国内的财政税收的增长。但如果只是加工环节在国内,所有的原材料都从国外进口,产业链条留在国外,就等于我们在给外国创造财富。在谈到加工贸易时,许多人认为,如果抑制了加工贸易的增长,就抑制了就业的增长,不利于解决就业问题,所以是不可取的。我不这样认为,如果把整个产业链条都引进国内的话,它所创造的就业机会远比这一道加工工序所创造的就业岗位要多得多。如果每个环节都在国内,它所创造的税收又能解决多少低收入群体、低保群体的社会保障问题,扩大多少国内市场需求?所以,这是一个重大的战略问题。 投资增长要有一个合理的度 到去年底,我国的投资增长降到了24%。这是近几年增长的。但近几年国家确定的宏观调控预期目标,把固定资产投资增长速度确定为15-18%,按这个目标,投资增长依然过快。社会上也认为,把投资增长速度降到20%以下,是中国经济和谐发展的必要条件。目前全国在建的规模,超过32万亿元。2005年,全国固定资产投资是8万亿。现在这个投资规模即使不再增加,还能干四年。事实上,每年还在增加,去年全国又增加了5万个新开工的建设项目。 同时,今年固定资产投资规模膨胀的因素依然存在。今年是一个比较特殊的年份,也就是政治上的党委换届,今年五六月份要全部完成。政治上的换届,容易形成在经济上的冲动。换届可能造成在初期阶段的固定资产投资的"跳长"。 客观地说,投资增长过快,有一定的必然性。中国经济处于工业化、城市化加快发展和居民消费升级的历史阶段。这几年我们的宏观调控要求上大压小,淘汰落后,要加强结构调整,加强技术改造,加强节能环保,这些都需要资金投入。所以说投资增长有其必然性和客观性。 但投资增长要有一个合理的度。2003、2004年以来,我国相当一部分省份的投资增长超过40%,有的地方达到70%。中国的经济发展在许多地方主要是依靠投资增长拉动。经济增长过度依赖投资拉动,说明经济增长方式没有得到根本改变,科学发展观没有得到很好的落实。投资增长过快与银行投放过多有关。因为,银行存款过多,作为企业的银行,它必须把银行存款投放出去,才能获得收益。这就造成了银行投放信贷资金的冲动。反过来,过多信贷投入又为固定资产投资的增长提供了支持。如果说2003年银行信贷投入过多,主要是政策安排的结果,当时四大国有银行要上市,积极地向企业贷款,以减少其不良贷款量,那么这一轮经济过快增长的源头,一定程度是银行贷款所起的推动作用的结果。而银行存款之所以这么多,又与外贸出口、外贸顺差关系很大。 外贸顺差的急剧扩大,抵消宏观调控措施 在这方面,去年有几个问题需要关注。一是去年一季度,各金融机构的新增贷款达到1.8万亿元。当时中央确定的全年贷款目标是2.5万亿元。也就是说,一季度的贷款数量已经接近全年的总目标了。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这是因为,银行作为市场主体,经营理念发生变化。过去银行是按计划要求,按照经济发展的需要,来配置信贷规模和时间。现在银行追求的是如何创造收益。过去长期形成了年初投放比较少,年中年底投放比较多的运行规律,而现在,在年初就加快投入速度。今年一二月份又是这种情况。银行早投放,早收益,而且资金可以滚动投放。货币投入的时间在缩短,流动速度加快。 信贷投放过快,到去年年底有所收敛,但这不是真实的收敛。这种信贷投入过快,必然驱动经济过快增长,甚至是过热增长。 银行存款为什么会这么多?是外贸顺差过大,导致了银行存款不断增加。 从2003年以来,我国的基础货币增加了6万多亿,基础货币会增加的原因在于外贸顺差不断扩大。因为,外贸出口形成的外汇,由银行来结账。市场上是不允许外汇流通,只能用人民币流通。所以企业创汇,一定要把外汇转化为人民币,要把外汇卖给中央银行。于是,中央银行就必须发放货币来买这些外汇。现在基础外汇发放6万多亿基本上都是买这些外汇形成的。如果没有这个运行过程,我们的基础货币可能不是膨胀,而是收缩的。外贸顺差导致了人民币投放过多,又形成了几个问题:货币投放过多,银行就会扩大对企业的贷款,这样才可能转化为居民的存款,而这些银行贷款和存款同时又转化为银行的存款,这样不断地循环,就不断地扩张,货币流动性也在不断地加快,扩张到现在,我国的银行存贷差有11万亿。11万亿放在银行,银行就不得不投放出去。如果我们的资本市场、债券市场比较完善,还可以分流一部分存款,减少银行的压力,但现在情况正好相反;另一方面,发放出这么多的基础货币,它就实际上抵消了政府宏观调控的政策措施。今年中央银行已经两次提高了商业银行的存款准备金率,各提了0.5个点。每提一个点,有人计算大概可以收缩或冻结货币流动性3000个亿,但一二月份,所形成的外贸顺差,是390多亿美元,如果按照现在的汇率计算,基本上接近3000亿人民币。这就等于货币流动性根本没有收缩,所以货币流动性的扩张在很大程度上,确实是由外贸顺差造成的。央行不断地要发行一些新的短期的票据,强迫卖给企业,卖给各商业银行。为了让企业和各商业银行购买这些票据,央行又不断地提高这些票据的利率。通过卖出这些票据,把放出去的货币收回来。这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所以央行宏观调控的成本也在不断加大。今年一二月份已经发行了1万亿元的短期票据。才能保证收缩流动性。现在又有人建议银行发行长期的票据。但长期票据的发行又不符合经济规律了,因为在国外,长期票据的发行主要是由政府财政部门来发行,银行是不能发行长期票据的。所以外贸顺差的急剧扩大,抵消了宏观调控的措施。 提高工资标准,抑制出口增加过快 从2005年开始,我国的外汇储备在急剧扩张,外贸顺差在急剧扩大,引发了一系列的经济运行的问题和矛盾。 要解决顺差过大,要抑制国际上对中国人民币升值的预期,许多学者提出要尽快地提高汇率。尽管2005年,我们调整了汇率,但升值的幅度不是很快,所以专家们提出,能不能加快人民币增值的速度,以抑制出口。中央经过左右平衡,认为过快地提高人民币升值的幅度,可能会对国内经济带来较大的冲击。另一方面,按市场经济运行规律来看,要解决外贸出口过快,比较有效的办法,还就是货币升值。 在这种背景下,去年一季度,我们给国务院提出了一条建议:尽快确定工资标准,不仅确定,而且要提高,不仅要提高,而且要依法执行。 通常的说法,中国出口产品中劳动者工资所占比例只有美国的2%。如果能把工资标准提高10%,不会影响出口竞争力,但提高了外贸出口的成本,可以抑制一部分低水平、附加值比较低的产品出口。 这样做,看起来是抑制了出口,其实也是拉长了其它的经济链条。因为,一是中国的消费率只有38%左右,中国的消费率在逐渐下降。下降的原因是中低收入群体消费能力不强。提高了工资标准,解决了低收入阶层的工资水平,可以扩大消费。二是可以解决一些与美国、欧盟国家的外贸摩擦问题。西方要求中国尽快提高国内的消费水平,减少出口,减少摩擦。我们想,用提高工资标准的政策,避免人民币过快上涨,不仅有利于保持国内经济的持续稳定发展,而且还可以使外贸出口降下来后,延长国内的某些产业链条。 去年经过不懈的努力,全国有29个省市提高了工资标准,虽然提高的幅度很小,与我们所预期的目标还有距离,但毕竟做出了努力。(青岛)

捕鱼摇钱树
和润林湖美景
万科金域学府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