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浦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肉价上涨养猪到底赚多少

发布时间:2019-02-28 04:50:41 编辑:笔名

肉价上涨 养猪到底赚多少_产业经济

6月2日凌晨3时许,天空一片漆黑,安徽省阜南县食品公司郜台食品站屠宰场却灯火通明。

在猪的尖叫声中,场长薛殿龙扯开嗓子对说:“收不到猪,从今年3月起,屠宰量就开始下降,同比降了一半。场子每天刚刚保本,养殖户赚了。”

养殖户真的赚了吗?采访中发现,养殖户对此并不认账。

全县规模养猪场空栏率高达30%以上

“20多年前肉价每斤九毛,现在涨了10倍左右。看一个普通感冒当时在农村大概五毛钱,现在少于30元的不多,二三百元的不少,涨了60倍。猪肉涨这点价,有啥值得大惊小怪?”40岁的王存社把木锨往麦堆上一插,站在铺满麦秆的一条乡村公路上对说。

王存社是安徽省阜南县王店乡两河村的农民,该县30多万走南闯北靠体力挣钱的民工之一。因为今年春节后在南京的建筑工地上伤了脚,他不得已回家养伤。今年这季小麦一收完,他将重返江苏的另一个工地。

“猪肉是生活必需品,价不能太高,但这是自说自理。你们城市的电、水、气不也是生活必需品,它们为啥就能涨价,而且一涨就下不来?猪价本来就该随行就市,为啥只能跌不能涨?去年上半年猪肉价格大滑,养猪户赔本,你们咋不吭声?”王存社反问。

王存社说,猪肉涨价对他没有一点影响。“我老家每年杀一头200斤以上的大肥猪,我在外打工,这足够我娘、我老婆和两个孩子吃一年了。”

对于猪肉涨价,这个几乎天天打猪草、放猪喂猪长大的农民,把原因归结为“养猪不赚钱”,或者是“赚不了几个钱”。“猪少了,而城里人吃肉吃得多了,涨价是肯定的。”王存社说。

说起过去村里人养猪,王存社有些留恋。他指着村部前面的一片空地说,10年以前,经常会有乡里的卡车开过来,又是敲锣又是广播收购活猪。几十头上百头膘肥肉厚、动辄二三百斤的猪们尖叫着,被男人们撵得乱跑。然后摁住、过磅、扔上车、数钱。再然后,是农民们揣着这厚厚一沓票子,听押车员吆喝,猪们嚎叫,一路走远。猪们要去的地方,是合肥,或者更远的郑州、杭州。

王存社的邻居王明良,回忆起这一幕也无限神往。他说,10年前这里家家户户都养猪,家庭人口和养猪的比例,至少在1∶1,“达不到这个比例,就不是会过日子的人家。”

王明良估计,那之前,全村除每年每户留一头猪杀了自食外,每年至少交国家上百头猪,“都是250斤以上的大肥猪。”他强调。

曾经一年交过五头肥猪的王明良家,现在三个猪圈却有两个空着。猪圈里,两头近百斤的“架子猪(正长块头的猪)”正兀自酣睡。

“到过年时那一头长得肥壮,就杀了它自家吃。另一头是考虑到粮食吃不完,让它帮忙消化点剩菜剩饭。”王明良解释说。

好几户人家猪圈都闲置了,堆满柴禾和农具。76岁的老太太张庆芝告诉:“我两儿两女早就进城去了,挣钱不少呢,我还养猪干啥?”

“过去家家养猪的时候,晌午时分你随便到村里走一圈,整个村子都能听到哼哼叽叽的猪叫声,现在好像听不到了。”王存社有些黯然。

阜南县畜牧局高级兽医师刘克礼说,目前两河村农户饲养生猪户仅占21.4%,有78.6%农户不再养猪。同时,规模养猪场(户)也纷纷压缩规模。据调查,全县规模养猪场(户)空栏率高达30%以上。

“吃猪肉的人们,不应只在涨价时才感受到压力……养一头猪实在赚不了几个钱!”

对于“肉价涨了,吃不起肉了,猪农要发财了”的说法,王存社十分反感:“到现在为啥还没有多少农户去养猪呢?难道他们都是傻瓜?其实东算西算,还不说风险,一头猪养下来实在赚不了几个钱!”

因为养猪,阜南县京丰生达饲料有限公司老板张树杰在当地颇有名气。2003年,老张开始进行生猪养殖,前后投入十几万元,但一直到2006年上半年都属于亏损状态。“是猪肉价格一直上不去,市场是主要原因,另外我们还养了几十头母猪,成本高,所以一直亏十几万。”老张说。

2006年6月,老张的养猪场以2.7元/斤的价格卖掉了80余头猪,卖得3.7万元。“每头猪的成本在500元左右,算下来亏损近一万元,而且我们还养着母猪,成本更高。”老张说。每饲养一头育肥猪亏损50元左右,养一头母猪年亏损1200元左右;在生猪价格时,养一头育肥猪多亏损120元,养一头母猪年亏损2000元以上。

2006年7月,老张觉得生猪市场价格会回升,当时养殖行业低迷,猪仔价格特别低,五元即可买到一只小猪仔,他在地城镇枫柏岗建起一个良种猪生产示范场,买进600多头小猪仔进行育肥。

2006年12月,老张养的猪“丰收”了,他以4.65元/斤的价格卖掉了260余头猪,每头猪都在200斤左右,共卖得28万余元。“这一下扭亏为盈了,还了欠账,刨去投资和养猪成本,五个月时间赚了四万多元现钱,而且养殖场里还有300多头六七十斤的小猪。”

2007年元月老张又买了300多头小猪仔,但成本已较2006年上升不少。“元月份买小猪仔的时候,每头运到养殖场成本在200元左右,这包括小猪仔的价格成本、运费等。另外现在的饲料也涨价,去年40公斤的饲料价格是85元一袋,现在少90元一袋。出栏的时候,每头的成本在700元左右。好在现在猪肉价格高,成本虽然涨了,但还能赚点。”老张说。

今年以来,大米、玉米、豆粕等饲料始终保持在较高价位。以豆粕为例,上半年每吨价格为2300元左右,而目前则涨到每吨3100元左右,涨幅达34%。经测算,光饲料一项,每头生猪的成本就要增加200元左右。老张算过一笔账:以四公斤饲料成本“换”一公斤猪肉来计算,每公斤猪肉仅饲料成本就增加了近两元,单这一项就大大摊薄了养猪利润。

老张说,像他这样的规模养猪,在阜南县毕竟是极少数,绝大多数还是散养的。散养农户在成本上比专业养殖户要高。专业养殖户买的是批发价,而农户买的是零售价。专业养殖户的生猪四五个月即可出栏,农户一般却要养殖七个月左右的时间,养殖时间越长成本越高。生猪贩子收猪时,专业养殖户的卖价往往比农户高出两毛钱左右,这主要是因为养殖场量大且猪的规格均衡。老张说,另外,散养农户信息渠道狭窄,容易被周期性的低迷市场套牢。

老张说,目前饲料原料整体价格上涨让养猪业感到吃力,如鱼粉由五六千元上涨到9000多元,豆粕、乳清粉也不断上涨。“玉米占养猪成本的70%左右,是饲料成本的大头。玉米不降价,饲料成本很难降下来,养猪业只能维持高成本运作,规模养殖可能赚点,散养弄不好赚不到什么钱。”

按照王存社的说法,“吃猪肉的人们,不应只在涨价时才感受到压力,为自己的钱袋喊痛,更应在猪还在跑的时候,就去关心一下养猪的农民,知道他们在肉价低时有多艰难。吃过猪肉的人,还该看一下猪跑。”

高烧之后手脚发热
感冒咽喉疼和流鼻涕怎么办
低烧肌肉酸痛怎么缓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