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浦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这根法杖才不是自拍杆 第0028章 如果什么东西弯掉了怎么想都是你的错!

发布时间:2020-01-17 00:36:53 编辑:笔名

这根法杖才不是自拍杆 第0028章 如果什么东西弯掉了怎么想都是你的错!

奥利维亚消失了。

这个除了在期中考试成绩公布时让大家惊艳了一把,其它时候并不显眼的女孩儿,再也没有出现在这个不大的教室中。

摒除了得到整个班级的第一名,从而获得奖学金的障碍之后,本来应该放心下来的罗小天却并不开心,无论如何,他都忘不了爱丽丝所说的牺牲品那句话。

牺牲这个词,无论怎么看都蕴含了一往无前的魄力和视死如归的气概,但是加上品字变成了牺牲品之后,不禁让人觉得肮脏无比。

前者是自愿的,后者是他愿的。如果有人在你面前告诉你,只要你一个人愿意牺牲,就能够拯救千千万万的人,请不要犹豫,用尽全身力气将巴掌甩在他的脸上。

“想什么呢罗纳德?”

“哈!终于听到不是叫我罗罗的人了,我猜猜,一定是亲爱的马克思~”

“噫!好恶心!你想让我用昵称叫你?真的好恶心!”

马克思瞬间离开了三米的距离,罗小天觉得似乎看到了残影,嘛,一定是昨天没睡好。

昨晚超级精神的茉莉似乎一点儿都不打算让罗小天睡觉,她不断地在房间里绕着8字圈,似乎正在举行某种神秘仪式的蜜蜂!如果觉得这不算什么的话,茉莉可是扇着一对发光的翅膀在屋子里绕圈!

反正罗小天是花了半个晚上的时间,才从眼前的忽明忽暗中找到了周公,一把抓住他掉头就跑。

“想什么呢!不过是现在很少有人叫我罗纳德了,突然听到有人这么叫我,觉得很亲切罢了。”

咦?好奇怪,自己居然对罗纳德这个名字感到亲切?

“好吧,我接受你的解释,我虽然也是贵族,但是某些调调我也是接受不能!”

“什么调调?对了,你找我有事?”

“两个事情吧,不过都不是什么大事。第一个事情是,你能不能卖给我一台魔法风扇?”

“你要那个做什么?贵族应该用不着吧?”

“原因可以不说么?...好吧,我们家又不是什么大贵族,最近这段时间家族的产业又不太景气,虽然只是暂时的,但是本着能省就省,家里就把耗费不少的冰冻魔法阵停掉了...啊,就停了我房间里的和客厅的,我姐姐和父母卧室的并没有停,我明明是家里唯一的男丁啊?未来的男爵继承人啊?”

“你还有个姐姐?!”

“你的关注点是不是有些不对?嘛,我是有个姐姐,比我大一岁,明年就要出嫁了。”

“嘿嘿,马克思的姐姐可是个美女哦!”

不知道什么时候,尼娜也凑了过来,这节课是魔法简史,但是肖恩老师似乎因为什么事被学校叫去了,于是这节课临时改成了自习。

“先别管我姐姐的事了...罗纳德,魔法风扇的事情你觉得怎么样?”

“当然没有问题。”

“那么你按照市价卖给我就好,这些天越来越热,没有了冰冻魔法阵真心受不了,明明我是继承人啊!”

“我又没拿出去卖,哪儿来的市价!唉,做好了这么久,各种事情加上忙着上课,都没来得及看看能不能卖出去,我还欠着五千枚金币呢!算啦,成本价是一百五十银币,你给我这么多就可以了。”

“好便宜!罗罗你给我也做一台吧!”

“妳要它做什么?妳家里又没有那么穷?不是有冰冻魔法阵么?”

“因为觉得很好玩儿呀,上次见过了,茉莉玩儿的可开心了!”

“还有啊,罗纳德?”

马克思撇着嘴插进话来。

“什么叫那么穷,不是说了只是家里的产业不景气,而且是暂时的么?!不过我想说的第二件事和这件事也有关系。”

马克思顿了顿,接着往下说。

“你们也知道,前段时间杰伊·道尔顿子爵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的,宴会结束之后,有人将魔法影像记录的东西流了出去,虽然市政厅反应及时,看到这段画面的平民不多,但是经过口口相传几乎弄得满城皆知。本来平民和贵族之间关系就不是特别的融洽,现在这件事就好像成为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当然,这其中肯定有人推波助澜,证据就是这件事发生之后,有很多平民通过市政厅控告贵族,罪名什么样的都有,有人想要这件事的影响扩大。”

“杰伊·道尔顿子爵呢?前面听爱丽丝说过,杰伊·道尔顿是关键,如果依照帝国法律对他进行审判,我觉得是不是就能够平息大部分平民的怒火?”

罗小天记得在原先的世界就是这么处理的,对于引起公众关注的恶性事情,先是尽量降低事件在公众面前的曝光率,然后道歉或者推出一个、“罪魁祸首”,将调查结果尽量引向“非主观意愿”、“不知情”、“是对方恶意抹黑”、“已处理相应违反规定的人员”,将自己放在一个受害者的地位上,最后就是放置,不管什么事情,放上个半年一年,公众就会遗忘,因为每天都有新的事情发生,这些资讯会让你应接不暇。

而且,爱丽丝都说得那么清楚了,不至于找不到关键点。

“不错,这是处理这件事最好的一个方法,但是自从那天的宴会之后,杰伊·道尔顿子爵就失踪了。”

“失踪了?”

“对!杰伊·道尔顿子爵在自己家中,在重重的防卫和保护中不见了踪影,哈哈,我想只要稍微思考一下,就知道他究竟在哪里。沃波尔市长怒不可遏地去利安德尔教堂找威尔莫特主教要人,可是去了才知道,威尔莫特主教已经返回圣城,准备进行今年的述职,其他人根本不承认杰伊·道尔顿子爵在教堂中,沃波尔市长紧急叫来了城防军,可是不知道是不是提前做好了准备,利安德尔教堂驻扎了一支五十人的神圣骑士,加上教堂本来的牧师,除非真的展开一场大决战,否则根本没办法强行攻入利安德尔教堂。于是,现在沃波尔市长和贵族们很尴尬,他们既没有办法逮捕和审判杰伊·道尔顿给愤怒的平民一个交待,也没有证据让他们相信杰伊·道尔顿现在在利安德尔教堂中,这样,就好像整个芬克城的贵族阶层都在保护杰伊·道尔顿子爵,其实现在不论是谁,都希望杰伊·道尔顿赶紧去死,而且最好死要见尸。”

“...总觉得沃波尔市长要遭殃...”

“恐怕不只是遭殃这么简单了。其实就算是这样,只要持续对民众进行安抚,然后逮捕闹得最凶的那些人,给他们安上敌国奸细的罪名,至少能够瓦解一部分的平民,你要知道,平民大部分时候并不团结。但是,有人先一步火上浇油了,在沃波尔市长焦头烂额的时候,奥利维亚的父亲死在了监狱中,有人放出消息,贵族们为了自己的脸面和毁灭证据,杀害了这个可怜的人。毁灭证据?脸面?包括魔法影像和农户的证据已经如此确凿还毁灭个什么劲?脸面,贵族们这种时候才不会在乎。至于事实?根据我这边的小道消息,当天沃波尔就对负责监狱看守的人行了刑,据他们招供,是有人给了他们钱,然后被他们放进去见了奥利维亚的父亲,等这个人离开之后,奥利维亚很快就死去了。他们按照惯例,想着依旧报个病故就可以,谁知道这回完全不一样。沃波尔市长左右为难,如果说出真相,岂不是告诉大家自己治下的芬克城千疮百孔满是蛀虫?如果依旧坚持奥利维亚的父亲是生病而死,这该死的中毒症状又那么明显,是个人都能看出来是中毒而死。”

“奥利维亚真可怜。”

“是啊,父亲被杀害,还要替杀害自己父亲的人当枪使...不对,我说的不是这个...帝国司法部和国会已经派了人过来,我想现在已经在路上了,不知道迎接沃波尔市长的会是什么。还有,据小道消息,肖恩老师今天被叫去校长那里,是被这件事迁怒了,毕竟奥利维亚是我们班的学生,她不仅因为这件事被所有贵族厌弃,而且再也没办法踏上魔法的道路,肖恩老师就不知道会怎么样了,按理说不至于失去工作,我还是蛮喜欢他的魔法简史课的。”

“嗯,我也很喜欢肖恩老师的课,虽然有时候看起来很凶,但都是对罗罗凶的!”

“真的吗?!说起来好像是这样啊,每次骂的都是我,印象里就没冲别人发过火?!难道肖恩老师很讨厌我?”

“哈哈,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不对,我还是没有说完啊,是这样,现在学校里贵族学生和平民学生之间好像结成了各种互相对抗的社团,本来这样的情况是不可能发生的,只是因为恰好这一时期贵族不敢轻举妄动。我是想来给你和尼娜说,这些事情我们都不要参与,我想最后不管找不找得到杰伊·道尔顿,能不能判他的罪,等到帝国和光明神教妥协,贵族就还是贵族,平民也还是平民。”

三门峡市中心医院怎么样
昭通市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江苏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
临沂哪家癫痫病医院好
徐州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