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浦信息港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沐川全力主動承接成都鞋業轉移_鞋業資訊_國內市場

发布时间:2019-03-06 18:04:01 编辑:笔名
沐川全力主動承接成都鞋業轉移_鞋業資訊_國內市場 【-國內動態】成仁沐高速,將成都與沐川的距離縮短為120公里,開辟出一條財富之路,發展之路。沐川必將融入天府新區一小時經濟圈,為沐川的發展贏得了重大歷史機遇,也為成都鞋業的轉移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這一次,成都沐川攜手同行,凝聚的力量足以翻越每一座鞋業轉移之路的山嶺,大道康莊;這一次,成都沐川攜手同行,高唱的意氣便可穿透每一層鞋業轉移之路的堅冰,春風四海;這一次,成都沐川攜手同行,澎湃的雄心必能化解每一場鞋業轉移之路的風霜,傲立九州。 2011年,在成都城市功能分區以及產業轉型升級的背景下,武侯鞋業今后必將整體外遷。沐川以其良好的生態資源、豐富的勞動力、交通以及土地的優勢,成為武侯鞋業整體外遷的首選之地。 這,不僅僅是一件地方招商引資中的一件尋常小事。從大處說,這是兩座城市產業發展的嶄新的戰略擺位;從小處而言,這意味著成都鞋業又開始了新一輪的開疆拓土。 沐川,就此搭上了成都鞋業的產業戰車。 一家企業 縮影 一個產業 的遷移之路 對依百蘭鞋業董事長吳德國而言,這個夏天的炎熱,既來自彌漫全國的 熱島效應 ,更來自胸中二次創業的高昂激情。 6月,沐川開工,依百蘭是其中家入駐的成都武侯外遷鞋企。 說起依百蘭,就免不了要提起奧巴馬夫人腳上那雙鞋。美國總統奧巴馬就職典禮結束后, 夫人 米歇爾腳上的一雙黑色尖頭高跟鞋引起美國人的熱購潮,短時間內熱銷100萬雙以上。隨后,白宮秘書處一封感謝信漂洋過海,為米歇爾腳上這雙鞋致謝。至此, 依百蘭 名動天下。 從一家小小的手工作坊,到生產出美國總統夫人的慶典用鞋,依百蘭經歷了十余年的蛻變。 上世紀80年代初,吳德國是成都東城區交通局下設的錦江皮鞋廠的廠長。幾年后,吳德國 停薪留職 ,到荷花池擺攤;再過了幾年,吳德國又走了,這次走得更遠,他帶著一幫人去了福建辦鞋廠。這時的福建鞋業,正處于國內當仁不讓的龍頭地位,吳德國幾年取經后,又返回成都,他暗暗下了決心:這次,一定要干出點名堂。1997年,依百蘭鞋廠正式宣告成立,車間就在成都市肖家河附近一間50平方米的房內,工人十幾名。 其后短短幾年時間,吳德國的鞋廠和成都鞋業一道,經歷了從缺乏配套的作坊式生產到廠房式流水線生產的大跨越。他的工廠也幾經遷移,從肖家河只有50平方米的小作坊到武侯大道的廠房,到自己在簇橋租地修房,再到武侯鞋業園區,再到如今的投資沐川,成為入駐沐川鞋業工業園的家鞋企。 吳德國是一個頭腦清醒的企業家,他對自己企業擴張路上每一個環節的把握,就像下相棋里,移動 這 一步時,已經看到三到四步以后,甚至更遠,用他的說法,這就叫 戰略眼光 。 迄今為止,依百蘭已是四次搬遷。每一次遷移的背后,都是產業規模的擴大,都是產業的提檔升級。 依百蘭的遷移之路,折射著成都鞋業的遷移之路。 產業轉移,世界鞋業不斷演化的宿命 經濟全球化,世界一體化的今天,地球村的寓言早已成為無可爭議的事實。行走在世界經濟前沿的鞋業尤其如此 世界 西鞋東移 ,中國 東鞋西移 ,產業轉移從來不是一家企業的使命,而是一個企業集群必須完成的跨越。中國鞋業早在二十多年前就與這個集體接軌,融入全球鞋業的發展大旗幟下。 縱觀世界鞋業發展史, 轉移 二字似乎成了鞋業發展的宿命。 從制鞋業在歐洲興起,到逐步向經濟次發達的亞洲轉移,鞋業無疑在不斷 向低成本地區 傾斜。而作為世界鞋業格局中至關重要的一環,中國鞋業的發展同樣在遵循著這樣一條軌跡。 達爾文的 適者生存 理論不僅適用于生物進化論,也同樣適用于 產業進化論 。資本逐利而行,當作為初級產業的鞋業在繁榮一方經濟后,人才、資本、技術迅速流向此地。 漩渦效應 帶來的,是地價的飆升,勞動力成本的拔高和產業升級換代的需求。 作為初級產業,宏觀環境的變化使鞋業在這場競爭游戲中逐漸失去優勢, 轉移 ,不可避免地成了其規避劣勢、謀求發展的不二法門。 于是,從東南沿海地區到西部腹地,從浙江、廣東到四川、重慶,中國鞋業的 東鞋西移 的趨勢成為經濟學家眼中的必然。 發展經濟是政府一貫的目標,降低成本是企業永恒的追求。政治經濟學規律告訴我們,當政府通過發展重工業帶動地方經濟初步繁榮后,第二產業就取代了原本的產業,在經濟舞臺上嶄露頭角。但若當地方經濟再一步發展,第二產業的主角地位就將被第三產業沖淡,逐步淡出舞臺。 規律面前,素有 中國女鞋之都 美譽的成都市武侯區,就面臨著這樣一場產業替換。 武侯區的 皮革發展歷程 正充分印證了這一規律: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成都市制鞋業悄然發芽。多家制鞋商落戶的漿洗街一帶,成為全國聞名的 皮革一條街 。幾年后,因城區規劃,鞋業轉移至如今的博美裝飾城,正因裝飾城內高昂的租賃成本使鞋企們望而卻步 終,雙楠片區成了他們新的歸宿。 短暫的穩定之后,本世紀初,第三次產業轉移的步伐不以人們意志為轉移的臨近,武侯區的金花、簇橋兩地成了鞋業新的根據地。基于此,2006年,武侯區政府提出 一都兩園 的鞋業發展新思路,武侯建都,崇州、金堂建園的產業格局終形成。 二十余年的發展變革, 四次產業大轉移,造就了如今擁有千家鞋廠,產值破千萬元的 中國女鞋之都 。而美國總統夫人米歇爾在其丈夫奧巴馬就職典禮上穿著的一雙尖頭皮鞋,更成為成都這塊 中國女鞋之都 的標桿。 現代經濟的嗅覺還在不斷向前延伸。2010年,四川省 天府新區 規劃出臺,作為西部經濟的領跑者,成都經濟近年來突飛猛進。數百家電子信息、生物醫藥、低炭環保等領域的領軍企業入駐蓉城。 世界高端產業的青睞,為天府之國注入了新的活力。相對傳統的制鞋業,自然而然地被受到冷落,這不是哪一個人的好惡,同樣,這是經濟發展規律使然。 天府新區 的戰略發展規劃也充分說明了這一點,成都及周邊多個區縣將形成以現代制造業為主、高端服務業集聚、宜業宜商宜居的國際化現代新城區。 2012年4月,成都市第十二次黨代會明確提出,要進一步鞏固和強化中心城區的優勢地位,圈層要 轉二優三 ,加快低端產業、傳統產業轉移轉型步伐,著力培育以高端服務業為主體的城市業態。而成都市崇州、金堂兩市縣,也隨著使命和產業定位的不斷修訂,開始向高端產業邁進。 同樣,2011年6月,四川省人民政府下達的《關于承接產業轉移的實施意見》中明確提出,要把我省建成承接國內外產業轉移的重要基地。 這意味著,作為傳統低端產業,武侯鞋業所存載的 中國女鞋之都 將不得不面臨第五次產業轉移,走上新的涅槃之路。 如果說明知不可為而為之是愚鈍的行為,那么明知可為而不為則是短視的表現。 如今,新一輪鞋業轉移已是大勢所趨。猶如一枚硬幣的兩面,變化中總蘊藏著機遇,如何能在捍衛 中國女鞋之都 招牌的前提下,為武侯上千家制鞋、加工、配套企業尋覓一個新落腳點,成了擺在政府案頭亟待解決的難題,同時,這一難題這也成了鞋企能否搶抓良機,謀求發展的一個新起點。 機遇,橫亙在兩條產業轉移路線的交匯處 事實上,成都鞋業一直上演著承接與外擴的兩出產業大戲。沐川的機遇,就在這兩條產業轉移路線的交匯處。 說起來,世界制鞋產業轉移,是個趨勢。 上世紀70年代,世界制鞋中心開始由發達國家向韓國和我國臺灣地區轉移,上世紀80年代,這波轉移潮向我國大陸沿海地區大舉挺進,到本世紀初,則隨著我國 東鞋西進 的潮流匯聚西部。 上世紀90年代末,東部沿海地區的鞋類產量已占到全國3/4以上,然而,隨著東部地區經濟發展水平的逐年上升,勞動力成本也相應大幅攀升,再加上一些地區,比如深圳、東莞等地,因其區位優勢已將發展重點定位在高科技、高附加值產業上,曾對這些地區發展做出重大貢獻的制鞋業受到抑制,因而, 東鞋西進 成為必然。隨著1996年雙星落戶武侯,成都承接鞋業西進的大戲拉開了大幕。 此時,成都鞋業已經具備了一定的集聚效應,這集聚大大降低了生產成本,有利于產業鏈的配套和完善。同時,形成完整的制鞋產業鏈的基礎條件也基本成熟。一方面,近十多年來,成都已形成由皮革、皮鞋、皮衣三個主體產業構成的鞋革工業體系,另一方面,全國知名的四川大學皮革學院、四川省皮革研究所、成都武侯金花、雙楠皮革鞋材貿易市場、荷花池鞋業批發市場,又使成都成為集教育、科研、生產、加工、貿易為一體的鞋革大市場。另外,武侯區的中國西部鞋都工業園成為鞋業發展的堅強載體,商貿、物流、研發、會展、金融、中介等配套服務設施日趨完善。 于是,成為 東鞋西進 的首選之地,便是順理成章之事。 好消息不斷傳來:世界鞋業采購商巨頭美國派諾蒙公司,已由訂單轉移進入了研發和生產基地轉移;臺灣、福建、溫州等制鞋企業在武侯建立了研發、生產、貿易、物流基地;康奈、紅蜻蜓、百麗、意爾康等企業紛紛在武侯、金堂、崇州等地設立了訂單生產基地。成都鞋業產業已經形成配套成龍、產銷一體化的規模產業,武侯鞋業尤其是女鞋成為成都乃至四川的特色優勢產業。如今,成都女鞋已銷往世界120多個國家和地區,年出口額超過10億美元。 與此同時,武侯鞋業產業在業界的國際影響力也逐年遞升。世界大鞋展主展單位德國杜塞爾多夫展覽集團與武侯區簽訂了戰略合作協議,并在武侯區設聯絡處;世界的鞋類貿易采購商派諾蒙公司在武侯區及周邊鞋業企業下單達到每年1200萬雙;世界鞋業巨頭德國 戴希曼 公司在成都設立了研發工作室 2012年8月,成都聯姻意大利,斥資2.6億元打造國際女鞋基地,項目投入運營后,成都和歐洲鞋業貿易將實現無縫對接。而就在這一協議簽訂的前幾天,成都造首批4000雙休閑運動鞋出口美國。 就在構建產業承接的廣闊空間的同時,成都走出了一條別具特色的集聚、擴張的產業升級之路。 2006年,成都提出了 一都兩園 建設模式,即武侯建都,崇州、金堂建園,充分滿足產業升級換代過程中的需求。武侯這 一都 中,集中盡力打造 五中心一基地 ,即貿易中心、品牌展示中心、研發設計中心、人才培訓中心、信息及中介服務中心和一個知名品牌企業生產基地,形成產業配套齊備、功能齊全、與國際接軌的產業平臺,培育鞋業產業 腦中心 ,帶動整個鞋業產業的發展。 隨著 一都兩園 戰略的推進,武侯區制鞋生產企業逐漸外遷,制鞋生產企業由2007年的1111家減少至2010年底的650家。 2010年底,成都對產業布局進行了重大調整,產業規劃為 一區一主業 ,武侯區著力打造 商務高地 宜居武侯 ,高端服務業、輕工特色高端產業和高科技產業將取代勞動密集型的傳統行業。2011年底,中共武侯區第六次代表大會召開。就在這次大會上,武侯區委書記劉守成提出,武侯區未來將著力發展鞋業高端、輕工研發設計,把制造環節轉移到崇州、金堂等地。 至此,中心城區不再承接鞋業轉移,鞋業外遷已是既定方針。 然而,近年來,成都的發展是驚人的,正應了所謂的 計劃沒有變化快 。 2011年前后,崇州、金堂等地開始 騰籠換鳥 ,向高端產業邁進;而隨著天府新區規劃的實施,眉山、青神等本有強烈承接意愿的地區,也不再對制鞋產業立項。 形勢催人急。這邊廂, 下家 還沒有著落,那邊廂,成都鞋業的產業轉移已排上政府的議事日程。今年4月25日,一份由四川省制鞋業協會發出的征詢鞋企轉移地的戰略轉移通知,擺在了成都各鞋企老板的案頭。往何處去?聚集在武侯區5.13平方公里鞋都工業園及金花、簇橋等周邊的數千家制鞋及相關配套企業,面臨著重要的選擇。 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沐川進入人們的視線。 涅槃之路,沐川承接鞋業轉移 進行時 仗劍四顧,沐川風景獨好。 今年7月,四川省人民政府辦公廳正式批復關于仁壽經沐川至新市金沙江岸高速公路建設有關問題,同意樂山市、眉山市、宜賓市人民政府共同作為項目實施主體,由樂山市牽頭組織相關工作。成仁沐高速仁壽至沐川段即將動工,沐川即將融入天府新區一小時經濟圈。沐川這座以傳統農業為主體的生態小城,即將踏上這條全程120公里的成仁沐高速公路,開始脫胎換骨的工業化之旅。 亮劍之機不容有失,萬丈豪情恰逢其時。沐川縣人民政府提出 主動融入天府新區一小時經濟圈,主動承接成都產業轉移 ,沐川從此走向屬于它的大舞臺。 而此時延著這120公里的高速公路,成都鞋業也將目光定格在沐川。 沐川位于川南一隅,千百年來大渡河、金沙江、岷江的潤澤使它成為一方純凈的土地,享有 綠色明珠 的美譽,境內自然資源豐富,煤、銅、石膏、天然氣、石灰石等礦產資源豐富,品位高;水能利用蘊藏量達25萬千瓦,有森林面積90余萬畝,森林覆蓋率達71%,有 天然氧吧 之稱。 制鞋業屬勞動密集型產業。沐川屬山區農業縣,勞動力豐富,全縣26萬人,常年在外務工人口達10余萬人,沐川片區可以輻射帶動周邊勞動力300多萬人,為發展勞動密集型產業提供了充足的人力資源保證。2010年,成都某鞋業公司在沐川舟壩招工,只準備招300人,結果來了上千人。2011年,該公司繼續在沐川招工,幾天時間,500多個名額滿員。沐川不僅擁有豐富的勞動力資源,其所處的川南地區還擁有十余年的制鞋歷史。雖然如今雅安、樂山等地的皮鞋生產不再輝煌,但兩地仍然保留著制鞋的傳統,能夠為鞋業產業承接提供賦有經驗的技術工人。 讓成都鞋業心動的是沐川縣擁有企業發展所需要的充足土地儲備,可以支持上萬畝的產業園項目,為鞋業的集群發展奠定了堅實基礎。制鞋業唯有規模化、集約化才能降低生產成本,單打獨斗難以形成產業集群效應,也不能快速發展。這一切都讓成都鞋企感到興奮,作為傳統勞動密集型行業,作為擁有候鳥式發展歷史的制鞋業,擁有充足土地儲備的沐川,自然資源與勞動力資源都十分豐富的沐川讓我們看到了建立生產基地的希望。 在一個小范圍的鞋業轉移企業意見征集會上,記者采訪了眾多參與企業, 我們看重的,還是遷入地的政策。 這是會上幾乎所有企業的心聲。 我們鞋企想發展,沒有政府部門的扶持是不可能的。要不然頻繁轉移只能是炒地行為。 成都蓉達鞋業有限公司總經理房建康對鞋業發展困境感觸頗深。 如今市場不景氣,我們鞋企需要好的發展環境,要政府引導著我們繼續發展。 成都好順鞋業有限公司總經理鐘世朋也如是說。 我們擔心的,還是土地合法性的問題。 四川省工商聯五金機電商會副會長胡成亮,成都順達鞋材廠總經理項良臣、成都捷運鞋材總經理胡榮龍表達了同樣的擔憂。胡成亮說, 政府的官方批文和立項報告是一切的前提。政府應該把相關政策,包括土地價格、稅收政策等明確告知企業,讓企業能找到愿意投資的感覺 。 沐川是否能拿出誠意與決心來承接成都鞋業轉移呢?沐川屬烏蒙山連片扶貧開發區,大量人口走出家門在外務工,留守兒童,空巢老人等社會問題十分嚴峻。這方厚重的土地需要一個產業來留住人們的腳步,制鞋業屬于勞動密集型產業可以上解決就業問題。沐川與成都鞋業,找到了重要的平衡點。也正因為沐川縣作為全國貧困縣,在政策上享有國家優惠,為了支持產業項目落地,國土資源部專門對沐川有土地政策的指標保障。基于此,沐川縣委書記魯力曾公開向全川人民鏗鏘有力的承諾 沐川將以堅定的決心承接成都鞋業轉移,將以寬廣的胸懷接納成都鞋業轉移企業。歡迎成都鞋企到宜居、宜業、宜商、宜游、宜養的沐川投資發展興業,并且在政策范圍內優先保證鞋業轉移企業能及時拿到雙證(國土證和產權證)。 而沐川邀請清華大學城市規劃設計院為沐川做的新城規劃是再造一座新城,將大大拓寬城市框架,制鞋業將為沐川新城注入一股的活力。樂山沐川鞋業工業園將與沐川新城融為一體,堅持生態工業園為發展方向,打造第四代 城市綜合體 工業園區。根據目前占地3280畝的沐川鞋業產業園配套設施規劃,工業園不僅包括生產園地,還將建成 職工之家 、技校、職業培訓學校等。醫院等配套設施也在籌劃當中。 興起一個產業,帶動一個新城 ,產城一體化發展模式,必將再造一個新沐川。 同時,針對承接武侯鞋企入駐沐川,沐川縣政府提出了八大優勢,除去土地成本低、勞動力資源豐富、自然資源豐富、樂宜高速和正修建的成仁沐高速等有利條件外,樂山沐川鞋業工業園作為樂山市的重大工程,沐川縣的一號工程,齊力為沐川投資 洼地 保駕護航,體現分量十足的政策優勢。而沐川縣政府針對鞋業工業園區的專項優惠政策相關文件也在緊鑼密鼓的制定中。 沐川的誠意,就是鞋企的信心。 沐川優勢,撼動的不僅是外遷鞋企。對進軍鞋業已觀望了七、八年的成都仟代家具制造公司董事長劉崗,也把此次產業轉移看作一次難得的機遇。劉崗告訴記者: 我從事家具行業已有十余年,七、八年前就有進軍鞋業市場的打算,但是一直在觀望。如今武侯鞋業整體產業轉移對處于觀望的投資者來說,是一個難得的機會。 劉崗說, 沐川土地、勞動力成本都很低,適合新進軍鞋業的投資者發展。 作為職業投資人,成都市天同投資有限公司總經理肖勇也已經做好了準備。他告訴記者, 沐川制造 的鞋業在未來有廣闊的發展前景,他更是計劃以千萬元投資在沐川尋求商機。他說: 勞動密集型產業發展的趨勢只能是工業化流水線,而流水線需要大量人力支撐,因此人力成本是鞋業等勞動密集型產業的一大主要支出。沐川在這方面無疑有著巨大的優勢,勞動力資源充沛、成本低廉,這讓 沐川制造 成為可能。 對于 沐川制造 的優勢,肖勇還說: 如今沐川力求將武侯鞋企的生產基地整體搬遷,在沐川形成生產的完整產業鏈,這將使企業的配套成本壓縮到。而且沐川離樂山港、宜賓港很近,鞋企可以抱團租船航運。航運的費用為一公斤幾角錢,遠遠低于在成都生產時一公斤三元多的空運成本。這些優勢對于利潤不高的鞋企有著巨大的吸引力。 在沐川大舉承接武侯鞋業轉移的機遇帶動下,越來越多像肖勇一樣的投資人將目光投向了沐川。在皮鞋生產制造企業、加工企業、配套企業相互配合下,在政府政策、土地、勞動力資源和獨有交通優勢的共同支撐下, 沐川制造 走出國門,走向世界將不再是夢。 這是一個節點,在這個節點,成都 中國女鞋之都 與沐川共同站在了一個新的起點,正待開啟各自的鳳凰涅槃之路。(-權威專業的鞋業資訊中心)
初期中风注意事项及保健
肝昏迷发生的因素
如何治经期小腹胀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