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浦信息港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王其智满怀深情画

发布时间:2019-07-14 03:30:53 编辑:笔名

王其智 满怀深情画

一门两代油画家,同时在北京重大美术展览上展出,实为罕见。为此,让我们走近王其智,听听他的故事。 王其智在家中  王其智把家里的屋子做了画室。画室里挂着多幅油彩的画像,画案上既有中国的文房四宝,也有油画笔、油彩和调色板。   记得我次到他家时,是和中国站一起来的。老人正在专注地画画,王燕提醒“爸,来客人了。”老人才转回头来,一愣:“噢,来朋友了。眼生啊!你是头一次来家的吧?”放下画笔,伸了一下手,又缩回去了:“满手墨彩,这么和你握手不礼貌,免了吧。”笑了笑,又说:“我叫王其智,是王燕的父亲。”大家都笑了。王燕说:“我老爸呀!就这个样子,一画上画,就进入角色了,来客人也‘出不来’。”们是来做视频采访的,对着摄像机,老人有些不知所云,还不时地瞄着画稿。我想:老人还在画里“没出来”呢!随着的提问,我乐得做个“旁听”。后来又去几次,在王其智老人作画的间隙,聊过几句,为了更深入地了解这位老画家,近,我做了系统专访。 “小时候,我用树枝画村头的老牛”  王其智说:“我是1931年生人,属马。家在山东掖县西由镇街头西村,掖县就是现在的莱州。”因为他的父亲王式廓是学画画,教画画的,尽管常年在上海北京等地,不在家,对他没有过多的教导,可他从小就爱画画。奶奶说他:“这是遗传,是他爷爷和爸爸的遗传。”王其智的爷爷并不是文化人,可是内秀,手巧脑子灵,传给他爸爸。王式廓打小就画得好。爷爷希望这个孙子也和儿子一样聪明伶俐,就给他取小名为“智”,大名就是其智了。起先,智是照着年画、画片画,爷爷奶奶看他画得像,就夸他。一夸他更来劲儿了,三天两头“作画”,随便什么纸都画,画完挂了一屋子。后来找了他爸爸的《芥子园画谱》,画得更有兴趣了。五、六岁时,就在村头画牛,“那是写生吧!”王其智说。那时春夏秋三季,他们村头大树底下常拴着一头黑牛,挺老实的,或站或卧,“拿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好摆个pose。”老人说得还挺新潮。牛画得很像,家里来了客人,爷爷就给人家看他的画。街坊四邻中传开了:“老王家又出了个小画家。”   智六、七岁时,他父亲放假回家。看了他的画,高兴了。就教他练墨笔字。告诉他画国画要从书法练起,用笔是“钉头鼠尾”,下笔时笔锋如钉子般有力,起锋时不是“挑”,一挑就“飘”了。要像老鼠尾巴一样渐渐减力,再回锋。还给他讲“墨分五色”,使得智在小小年纪就知道水墨画的基本知识。如今,他说:“父亲是我画画的启蒙老师。”由于他父亲兼学国画和西画,还指导他画素描,为他以后学画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1949年初,18岁的王其智被父亲从掖县接到北京,进了在棉花胡同的华北大学,专攻美术。半年后,北京艺专并入华北大学,搬到帅府园,成为国立北平艺专,就是中央美术学院的前身。王其智在这里完成了他的学业。 “ 看父亲画《血衣》所学到的”  王式廓是新中国美术界的重头人物,生于1911年。十八九岁时,考入山东艺术师范学院学美术,师从李苦禅等诸多名家。后来又想尝试西方绘画技法,就先后转去北平、杭州和上海求学,有幸成为刘海粟的学生。再往后又去日本留学。七七事变时,他马上回山东,在聊城参加了范筑先的部队,做文化宣传工作,佩中校军衔。范筑先是抗日名将,历来爱护文化人。聊城保卫战前夕,将军坚持在日军围城前,把军中的文化人转移出去,自己后来血洒聊城。王式廓等人被转移去了南京,后来到国防部第三厅,在周恩来和郭沫若领导下的部门工作。郭沫若让所属的画家拿起画笔做抗日宣传。王式廓画了大量宣传画,在黄鹤楼展出,起到了唤起民众的积极作用。王式廓的宣传画是政治性和艺术性完美结合的佳作,解放以后,着名画家周令钊对王式廓的作品依然记忆犹新并赞美不绝。1938年,王式廓不满国民党对日寇的退让政策,历经艰险,奔赴延安。1940年他入了党,在延安鲁艺教书,新中国的着名艺术家力群、华君武、钟灵等人当时都和他是鲁艺的同学。在延安的窑洞里,他以画笔和刻刀为抗日武器。第二年,他以版画形式刻了毛主席像。七大会场中,是党中央会议中次悬挂毛主席和朱总司令的油画像,就是出于王式廓之手。1950年成立中央美术学院,徐悲鸿任院长,王式廓任研究部主任。   关于《血衣》,王其智说:“在延安时,我父亲就想创作一幅翻身农民题材的作品,但一直没有构思成熟。他说过:美术作品是视觉艺术,表现事件的题材时,就像在演一出‘哑巴戏’,人物、动作都是定格的,又不能像连环画一样把语言写上。那就要选好题材,用有表现力的画面和精炼的技法,让画面的感召力表现出主题,让视觉唤起观众的其他感觉,画也能‘说话’。”   1949年冬天,王其智在北京学习绘画时,到南苑机场附近的一个小村子参加斗地主的活动。开会时间已到过了,负责人却说要等重要人物。一会儿,来了一辆小卧车,车上走下徐悲鸿院长和王式廓。那次斗地主的会,掌握好了“文斗攻心”的尺度,贫下中农拿出卖身契,真是“字字血,声声泪”,与会者很受震动。王其智说:“我父亲说:”几年来的苦苦追寻,在这次会上找到答案,农民们拿着卖身契、地契控诉地主的现场,打动了画家。回来后,王式廓把抖着血衣的农妇做为画作的重心,周围是激愤的群众和泄了气的地主,他几易其稿,成就了素描作品《血衣》,公展后引起轰动。1973年4月,中国革命历史博物馆决定把《血衣》画成巨幅油画。接到任务后,王式廓立即到河南安阳、巩县等地搜集素材。在二十几天中,每天带病工作十几个小时,5月22日下午,在画一老一少农民的头像时,因劳累过度手握画笔倒在油画架旁。当地党政领导立即投入抢救工作。经过18个小时的紧张抢救无效,王式廓教授不幸与世长辞。   目睹父亲创作“哑巴戏”《血衣》的过程,在父亲为之献出生命的画稿前,王其智说:父亲教给他的,不仅仅是绘画技巧,更重要的是人民艺术家的精神。 二十岁就进了肖像画室王其智查阅天安门像资料  1950年上半年,王其智从国立北平艺专毕业。学校人事科的丁敬文找他谈话,说“给你分配了工作,工作地点不远。”丁老师停顿了一下,风趣地卖了个“关子”:“就在本校,进‘画室’。”学校里有个专门画伟人像的肖像画室,内部人员就直接称为“画室”。那里专门画中央领导画像,当时是画毛泽东、朱德、周恩来、刘少奇、陈云、林彪、邓小平和马恩列斯的大幅油画像,是个光荣的政治任务。   第二天,王其智到画室去报到。一进画室,就看到大家都在精心地作画。其中,画毛主席像的多,有的人画主席戴八角帽的,有的画主席微微仰脸的??????画家左辉和周令钊是画室的领导,也在作画。 王其智说:“我们每天的工作就是画像,因为那时重要党政机构和驻外使领馆都会在主要的地方挂像。我们的画像‘供不应求’。” 那个年代,新中国在建设中百废俱兴,蓬勃发展。当家作主的中国人民把对共产党的热爱凝聚在对开国元勋的敬慕之中,悬挂画像成为一时之风。但当时彩色印刷设备还不能完成大画幅的印刷品,所以手画的画像就“供不应求”了。回顾当年,王其智老人似乎又回到那忙碌创作的年代。   半个世纪以前,照相馆少而贵。有人就以炭笔画人像画像为谋生手段,世间称这些人为画匠。而画室的画家们,是以照片为基础进行艺术创作,这就是画匠和画家的区别。周令钊对画室的人说:“周总理让成立这个画室,我们不只是要对着相片画得像,而且要以艺术的高度去创作出既形似又传神的风采来。”   马恩列斯的风采,要体现世界共产党人的爱戴,中国领导人的肖像,要体现新中国的风度和全国各族人民的热爱。这个目标,就成了肖像画室每个画家心中的标准。 制定毛主席画像的“标准”王其智与毛泽东画像  在天安门城楼中央悬挂的毛主席像,张是主席戴八角帽的,后来成为免冠正面像。开始是主席略仰脸的,后来又有略侧脸露出一个耳朵和正面双耳的。这一点,留心收集和观察历年资料的人都有了解。可是,创作这幅每年都要重新画过悬挂的巨幅油画像“幕后”的细节,就鲜为人知了。   初悬挂的画像,相框的上沿几乎和城墙上沿齐平,经领导人和画室的画家们在广场上远远近近反复比照观看,决定把画像降低悬挂位置,才定到现在大家看到的位置。这个决定,是考虑到广场和天安门以及画像的整体美学结构布局的。画像中,毛主席的神态,要慈祥而又严肃,毛主席的目光,注视着雄伟的天安门广场,也放眼神州大地和几亿各民族同胞,画好眼神的同时,也要表现出适度的微笑。传到肖像画室的主席照片中没有可比照的。画室的画家们都具有西洋画深厚的基础,除了素描底子好,油彩运用纯熟之外,也有解剖学的基础。他们研究了人的微笑在嘴角,牵动人嘴角的肌肉是口轮扎肌。口轮扎肌略往下动,人的嘴角就略往上拉。画家们以解剖学的科学依据加上艺术创作的想象力,画出了毛主席的嘴角,既有微笑的元素,有庄严大气。说到人体解剖学时,今天已是耄耋之年的王其智老人随口说道:“人体有202块骨头,还有连接骨骼的复杂的肌肉,当年我们学素描和油画时,都一一认真研究过。”我们不得不佩服老画家坚实的基本功。   悬挂在天安门城楼中央的毛主席画像,不同于在室内的油画肖像。由于室外自然光的色温和强度的区别,如果在室内用色适合的肖像,到广场上则色彩显得淡了。再加上紫禁城的红墙为底,在室内看的合适的画,到城上一挂,就更显得暗淡了。画框里的油画要求既不靠色,又能协调。因此对这幅像的背景色和整体色调在室内或工作大棚内绘制时,都要考虑画像在广场中的效果。   在画像方面有丰富经验和油画技艺高超的王式廓,知道儿子是肖像画室思考和研究这些问题的主要参与者,就直接提出他自己的想法和经验:“油画来自西方,以俄罗斯画派的重彩和法国印象派比如莫奈、马奈、梵高的为着称。那些画色彩明快,对比性强,不太适合大多数中国人传统的审美习惯。比如:印象派的人物,眉毛加了绿色元素,中国人就不可能接受长着发绿的眉毛。外国油画家画的是白皮肤的洋人,我们画的是黄种人,基调是黄里透红才好为百姓接受。你们要重点考虑,用西画吸收国画要素来解决这些问题。”如今,王其智谈起当年父亲的点拨时,依然感慨犹深。他也明白毕业时领导分配他到这个画室的用意了。   后来,画室领导就让张振侍老师、金石和王其智三人主要研究天安门的主席像应当怎么画、他们在广场各个角度,远远近近地查看比照,拿出意见。考虑到广场大空间的特点,决定画像时比他们手中的照片有细微改动。主席像的脸略加长一些,脸的上部偏红,中部偏黄,下部偏青,当然只是相对而言的。主席下巴上的痦子适当大些但色彩淡淡的,若隐若现。把人像头顶的天空留多一些,这样挂在城楼上视觉才开阔。脸上的颜色在画棚里看似显偏红,但挂在城楼的红墙上就正合适。人物的背景色也比一般室内用的颜色偏艳,到城楼一挂,不论是晴空蓝天还是阴天无日光都很和谐。画像的眼睛很重要,周令钊和张振侍说:“要画准眼神光,让到广场来的每一个人,只要能看到主席像,就能觉得毛主席慈祥的目光在看着他。”主席的衣服也不是用生活中的实际灰色,而是略带蓝色,色彩看上去不那么生活化了,但上墙后的视觉效果确实很好。王其智在反复琢磨之后,提出个大胆建议:主席的服装不画上兜盖。因为人像在画幅中比例的改变,如果画上兜盖又画不全,好像上衣上的补丁,干脆取消,这叫源于生活,高于生活,这就是艺术地表现风彩的需要。大家试画了几次,效果不错。中央领导来审查时也认可了。当这次的画像悬挂上去以后,得到一致好评。有人说:中国天安门的毛主席画像在世界肖像画中独树一派。   大家都知道,工业制造业有“标准’一说。有国家标准、部颁标准和企业标准,都是权威机构研究制定的。画像,从没有那个机构发文确认的标准。但是,肖像画室研究的结果画成天安门主席像出来之后,几十年来,国内的方方面面只要画主席像,都是依照执行的。河北省高级检察院的前检察长任磊同志收集了大量的毛主席画像,前两年请王其智看,凡在肖像画室出“标准”以后,所有画像无出其左。过去,关于制造业,国际上有一个流传的说法:的制定标准,是英国;二流的执行标准,是德国;三流的跟人家走,是多数国家。肖像画室就是制定画像“标准”的“”单位。这里的画家们,以艺术家的理解和感,制定了一个沿用至今的主席像绘画标准。王其智就是参与标准制定的三个主要人物之一,也是现在健在的一位。 “我手中的画笔有如那双‘红舞鞋’”登高作画  安徒生童话中有一个“红舞鞋”的故事,一经穿上这双红舞鞋,姑娘的舞蹈就停不下来了,着名电影《红菱艳》和同名的芭蕾舞都演绎了这个故事。王其智从幼时用树枝在地上画牛开始,到后来用毛笔和油画笔作画,他手中的树枝、铅笔、炭条、画笔都有如那双“红舞鞋”。不同的是,红舞鞋是强制人跳舞的,他是自愿作画且乐在其中的。   艺术创作,是苦乐兼有,一言难尽的。做为在新中国学成毕业的艺术家,他把画好像和体现风采,弘扬中国气魄融为一体;作为共产党员,他把画党的和体现崇高理想紧密结合。我请他讲讲作画的艰苦,他笑了笑,说:“从一参加工作开始,我就画大型的像。要站着画,还要爬到架子上去画。可以说,我这一辈子都是站着干活,爬上爬下的搞创作。”可是,话题刚开头,他语锋一转,又说:“画新中国的,展现中国伟人的风采,每画完一幅,看着的气度,我由衷地感到我是在为新中国扬眉吐气,忘了苦,就剩下乐了。”   在我的一再追问下,他讲了一件“小事”:那年冬天,金日成访华,咱们领导人访朝鲜时,人家立起了巨幅的毛主席画像。我们是礼仪之邦,当然要在机场上竖起金日成的大幅画像。领导通知金石和王其智在首都机场画像,王其智画金日成,金石画马克思。天下着小雪,冻得人发僵,因为两幅画像要立在室外,画家只能在席棚里作画,任时间很紧,快下班时接到的任务,第二天十点就要举行欢迎仪式,用油彩画画时,会滴到下面画框上,油漆工老师傅和两位画家商量,留出两个小时来补画框的油漆。也就是说第二天早8点得交活儿。王其智和金磊忙了一宿,尽管手脚冻得麻木了,可头上背上居然还出了汗。说完这事,王老还没忘补上一句:“第二天8点多,席棚一拆,画像挺好的,体现了外国伟人的风度,没耽误国家外交大事。金磊和我都乐了,也忘了冷和累了。”   我磨着王老再说说,他说:“想不起来了。”一低头,他看着自己的腿:“噢,看看这个吧!”他小腿上套了两层专用的弹力护腿:“站了几十年,静脉曲张很严重,年岁大了,又不便手术,就套上这个保守治疗吧。”说得轻描淡写的。王燕怪嗔地说:“我爸画画有瘾,离休后工作需要,离而不休,又干了些年。回家来还是画,还是画大幅的,还得站着,还爬高作画,一画画,连你们来了也不打招呼。”   王其智老人却说:“我父亲教我画画,我上学又学画画,毕业后领导上分配我干本行。我这一辈子就会画画。现在虽然一把年纪了,可身子骨还硬朗,画画也是我的乐趣所在和生活的主要内容啊!你说,不画画我干什么去啊?我就只能用画笔画出我心里想的了。”   老人家的话是肺腑之言。自从他由北京市东城区文化局离休以后,领导上不再给王老分配画像的紧急任务了。赋闲回家之后,老人家看电视、读报纸,国家大事、世界风云都在眼底。他看到改革开放后国家的强盛,人民生活的迅速提高;看到一国两制政策落实到两岸关系的改善,香港澳门的陆续回归。他打心眼儿里觉得说邓小平是“总设计师”太准确了。他说:“只是,小平同志没看到香港的回归,他生前希望在香港回归时,能踏上属于中国自己的领土香港特别行政区成为永远的遗憾。作为画家,我有让小平同志在美术作品里实现夙愿。”于是,他在画室里铺开画纸,画了一幅大大的总设计师。画中的邓小平目光睿智,微笑中透出自豪,举止中显出气魄和魅力。小平同志的背后,是维多利亚海湾蔚蓝的海水和岸边林立的高楼大厦。“画完这幅画,我很满意,心中默念:小平同志啊!我知道您心中的惦念是港澳的回归。您的在天之灵能不能看见我的画?画里的您,是站在回到祖国怀抱的香港的土地上的啊!您生前没看到的,我用艺术手段让您实现了。”老人和我说这番话时,眼光看到楼外的蓝天白云之处,话语的由衷,深深地打动了我。这幅画的标题是《心愿》。 《传承》  王其智还画了一幅大油画,画面表现的是邓小平在中南海和毛泽东亲切握手的场景。画中的两个人物,既有开国元勋的宏伟气度,体态魁梧,大手有力,笑容和蔼,又有平常老朋友会见时的亲密无间。两位伟人的笑容和眼神里,都看得出对未来的憧憬和自信。画的标题是《传承》。王其智说:“形象来源于多年观察和分析的照片,但是,这情景是我的思考和构思。代和第二代领导人的握手,是中国未来的希望,他们身上和脸上,要表现出我们人民的信心和希望。用油画的技巧和笔触,使这幅主旋律作品不同于普通的宣传画,是我的追求。”王其智的追求就是:画出出大国的风采,展现代表伟大祖国、伟大人民的风度来。   这次入选中国美术馆展览的王其智的三幅大型油画作品就是:《天安门毛泽东像》《心愿》和《传承》。 热点聚焦

微信怎么显示微店
微信朋友圈小程序
微小店怎么开
友情链接